乐刻运动CEO韩伟:数智化是"时代选择的升级"

国际资讯新闻 / 来源:快资讯 发布日期:2021-06-17 17:23:09 热度:13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乐刻运动CEO韩伟:数智化是"时代选择的升级"
本页地址:http://www.ggiis.com/39323-1.html

本文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联系我们删除。



5月27-28日,创业邦2021 DEMO WORLD 世界创新峰会在上海•中国船舶馆全新亮相。2007年以来,由创业邦打造的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连续十三年为高成长企业创新搭建高规格交流平台,已经沉淀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创新峰会之一。今年,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升级为DEMO WORLD世界创新峰会——大企业创新与创投生态峰会,将与参会嘉宾们共同探寻各行业发展的新机遇与新风向。

在峰会现场,乐刻运动创始人兼CEO韩伟进行了名为《数智化重构健身产业》的演讲,犀利观点如下:


1、社会价值重于商业价值。

2、互联网发展进入了下半场——产业互联网时代,我们理解为工业互联网也可以,但是不要理解为SaaS。

3、数字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为什么越提越热?因为数智化是“时代选择的升级”。


以下为演讲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今天我们来聊一些企业责任和社会价值的事情。创业邦举办这个论坛很让人感激,参加这么多论坛,创业邦组织的这个论坛讲碳中和、企业责任、社会价值,这是不一样的论坛,还是有意思的。

有时候我们看待这个世界,大家都讲我们要做时间的朋友。但是总会有人向左看,然后向右走,做了时间的“炮友”。

前段时间和投资人在聊天,那个哥们儿特别喜欢乐刻,详细地调研完,然后我们在一块聊链家贝壳的左晖先生。这个哥们儿特别感兴趣,又过了大概一两周找我,说:老韩,我们后来仔细尽调完以后,发现你们真的在做难而正确的事情,所以就不能投了。有时候做时间的朋友还是做时间的炮友,往月亮的方向去还是往六便士的方向去,可能有待考验。

今天的论坛至少有机会可以探讨一下,我今天并不是聊乐刻,只是用乐刻的案例做解剖,梳理一些我们的观点。

乐刻大概用了18个月做成中国健身房第一,用5年做到世界第五,今年年底大概在直营健身房领域做成世界第一。再说存量改造,乐刻在改造其他健身房领域改造了500家,我们在到家领域可能做得很大,在健身学院领域也可能做到国内前三,在供应链管理体系方面很多方面做得还可以。

我原来是做互联网的,并不是做健身的,为什么一帮互联网的“二货”做健身领域,一个从来不盈利的产业。2015年在乐刻入局之前,中国健身房都是不盈利的,没有一家健身房品牌门店数量是过百家的,没有一家上市的,它是这样的产业,有点类似于左晖进入的二手房中介领域。

为什么我们能够侥幸地“活”下来,“活”得还可以?几个观点。

第一,社会价值重于商业价值。2019年的时候,美国有181个CEO,包括库克等人联合签署宣言,说要放弃股东利益至上,要以社会价值为中心。这在中国没有特别大的反响,但是在国外学界有非常大的讨论,因为放弃股东利益至上本身是对经济学,对管理学的基础进行了颠覆,原先说做一个组织、做一个企业最核心的目的是为股东创造利润。但是资本主义发达的美国,181个CEO,我们能想到的有头有脸的人都在里面,要放弃股东利益至上,他们说以后遵循什么指标?社会价值。

第二,我们国家三代领导人都在推行张謇,在清末的时候,张謇是一个状元,那时候有很多赚钱的方法。张謇认为中国这个国家要想崛起,民族要想复兴,一定要做纺织,一定要做钢铁。张謇投入到这里面,他和胡雪岩走的两条路径。现在张謇被我们国家尽可能往前推,推为民族企业家代表的类型。

124年前,张謇做的事情和2019年美国181个CEO做的事情,其实在底层逻辑上是一样的。当一个社会组织持续发展的时候,认为创造股东价值、赚钱,不再是他的最高目标,社会价值是最高目标,围绕社会价值做的时候可能赚到更多的钱。

我们今天为什么谈碳中和,为什么谈企业责任,为什么谈社会价值,因为底层逻辑、大势在这里。今天这个时代可能不是最佳的谈商业利益的时代了,有可能去谈社会价值,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商业价值,这是我们对这个事的第一层理解。

第三,数智化是“时代选择的升级”。数字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为什么越提越热,我们原先从小作坊、小企业、中企业、大企业,最后到富士康这样大的公司或者变成一个托拉斯。

当一个组织这样发展的时候,工业革命发展越来越大,在20年前或者更早的时间,互联网崛起了。互联网人在空中建了一个平台,把标品交易搬到线上去,互联网对现实世界产生重大改变。但是搬了20年之后,这帮大的互联网公司最后会发现能搬的已经搬完了,但是制造业、服务业等等一堆的东西,如果不做后台变革的话,其实搬不动它。所以互联网发展进入了下半场——产业互联网时代,我们理解为工业互联网也可以,但是不要理解为SaaS。

我们以阿里巴巴为例,阿里巴巴在线上可以卖服装,最后发现柔性供应链匹配产能可能让用户感到更满意,交易量可以放大。它怎么改变产能呢?可能用数字化、智能化深入到生产环节,否则的话,可乐就在线上卖可乐,而改变不了可乐的生产,降低不了可乐成本,提升不了可乐效率。那么,数字化、智能化改造它。

如果我们用大历史观看的话,工业革命时代让这个组织从中小变大规模,让消费互联网有一个小的过渡,最终走向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最后应用的是数字化和智能化,用大数据中台调度产能。这是在未来20年或者更长时间得到逐步验证的一件事情。

再聊一下供和需。这个社会本质上是供给和需求,大家想到我们用互联网可以规模化复制的时候,怎么可以更多赚钱?我去匹配二者之间的时候要建收费站,当你从我这里走的时候就可以收钱。

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当消费者有打车的需求,滴滴可以提供打车产能的时候,我只要建这个平台,让消费者打车需求匹配到平台上来,我的收费站前期可以免佣金,可以贴补,后面可以疯狂收费,你最好走我的收费站,最好不要优步,不要走快滴的收费站。大概是这样的逻辑。

在中国,利用互联网的权力可以把互联网的优势,把供需的匹配做得更垄断,到了更垄断的时候,有可能收费逻辑是依托于这个公司企业家自己的道德,所以现在对反垄断打得很紧。怎么在边缘上达到最精准呢?有观点说可能要做S2b2c的模式,要在供给和需求之间搭一个开放生态,不要去做收费站逻辑。今天做收费站逻辑的几乎都在挨罚。

网上有很多文章把张小龙和张一鸣做对比。视频号和抖音是完全两层逻辑,抖音要聚集信息、聚集消费者,利用你的贪婪占用你的时间收费。张小龙就把这个事做了极度的克制,尽量不干扰你,提供了一个功能,不要做中心化的。这是两层逻辑。

今天“电动三强”,理想、蔚来、小鹏自己做无人驾驶,大家重复开发,每家做一个。华为造车,华为说我造系统,所有的生产车的公司都是一些车壳公司。他是这样理解的,华为造车逻辑类似于开放生态逻辑。视频号逻辑更接近于开放生态的供需匹配逻辑。

我们看今天的形式,无论是美国的发展还是中国的发展,在供需之间做托拉斯收费站,利用的互联网优势的商业组织形式有可能在未来很难走通。今天做产业互联网、做社会价值也好,可能只能比着这个链条去做,大路不是在这边,大路一定会强拆收费站或者降低收费站的价格。

在产业互联网的时代,服务产业可能是产业互联网的里程碑,中美两国在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当中差距不大。在服务产业,中国只有美国的44%,差距很大。

今天产业互联网改造,其实改造的服务业还是非常浅的,服务业有非常巨大的机会。如果我们以具体的形式来看,在25年前,在王府井菜市场做交易,线下买东西,后来有了互联网以后,我们把标品的交易,书、手机、电视机、PC都搬到线上做交易了。

到今天为止服务产业有没有搬到线上做交易?目前这个环节还没有打通。如果把服务产业搬到在线做交易,而不是今天的信息流(广告费、坑位费),可能有更大的蓝海出来,这可能是未来的机会。

乐刻底层逻辑很好理解,我们不是做健身房的公司,我们就是一个互联网数据公司,提升场景端的运营效率,我们去开小健身房,然后看它怎么能够赚钱,打通了模式以后,把这个能力向外界输出,让别人服务用户,帮助他赚钱。

2020年疫情期间我们开了200家店,200家可能是中国的第一或者第二(光新增数量),我们的运营能力还是很强,2020年中国健身房倒掉三分之一左右。

当我们有了这个能力以后,把我们的能力输出给其他的商业健身房,有点类似于贝壳把自己的能力输出,向自己的友商供子弹,再改造别人家。前两天我们刚刚改造了中国一个前几名的健身房,有145家门店,我们帮助它做数字化、智能化的升级,帮助他提升效益,更多的赚钱。

今天打通到家场景,希望每个人在家里运动起来,能够健身起来,我们要把价格降到极低。我在美国的时候,一个月的健身卡大概九块九美金,一节私教课大概30美金也有、20美金也有、40美金也有,中国健身卡的价格比美国都高,我们准备在居家健身服务当中给消费者提供更低的价格,同时是世界上先进的课件,教练一对一的服务,大概有点类似于新东方在线。

如果将来侥幸能够“活”下来的话,我们希望能够把其他的运动场景改变过来。可能在座有喜欢打羽毛球的、有喜欢游泳的,但是要么是因为产能太少、太贵,要么和你不匹配,会有很多的困难,我们将来如果有机会,可以把其他的运动场景都打通。

在上游端,我们可能采取借助BAT等公司的流量,而不是采取自采流量模式。今天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还在采取自己采购流量的模式,底层逻辑上一定是错误的。

最后举一个小例子,有个哥们儿可汗(Salman Khan,可汗学院创始人),当时如果接受投资的话,可以顺手捞10个亿美金,但他认为不应该这样,他认为教育应该是免费的,要让全世界各地的人平等享受教育,这是他的方向。

今天,很多的论坛、很多的会,大家都是在谈怎么能够赚钱,怎么投资能够赚钱,哪怕他是做一个坏的事情,没有人做那件难而正确或者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我们今天探讨碳中和、探讨企业责任、探讨社会价值了,我们希望未来像可汗这样的人可能是我们更尊重的一种企业家代表,或者是左晖这样的,这是我们发自内心尊重的。

我们在价值观选项上,月亮是一种方向,六便士是一种方向,我们觉得未来可汗或者左晖先生这样的人值得我们尊重,才是给我们社会、给我们的时代留下更美好的未来。谢谢!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